左晖风云二十载:从“北京最大的中介头子”到“难而正确的坚守者”

出品 | 搜狐科技

作者 | 尹莉娜

编辑 | 杨锦

随着一封讣告的发出,贝壳找房的股价一度深跌超过10%(www.xukun.net)。没有谁的离去能够对贝壳的影响如此之大,除了左晖。

昨日,贝壳找房官方公告称,公司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左晖先生因病情意外恶化于2021年5月20日逝世。从2001年创立链家开始到突然离世,左晖混迹房地产圈整整二十载。

在这二十年中,从以链家为代表的房地产中介,到以自如为代表的长租公寓,从以贝壳找房为代表的房产交易平台,再到以德佑为代表的房产经纪加盟品牌,曾被称为“北京最大的中介头子”的左晖,将商业触角蔓延至房产交易的方方面面,极大地影响着大多数“以房为家”的国人的生活。

拥有贝壳超80%投票权的他,也让这家市值4000亿元的公司,走向变得不明朗起来。

做“难而正确”的事

左晖于1971年1月出生,是陕西渭南人,本科就读于北京化工大学。毕业后,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软件科技公司做销售。

3年后,左晖和另外两个朋友各拿出5万元启动资金,开始在财产保险行业打拼,在这里的3年,左晖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在他三十而立的2001年,北京甜水园,第一个链家门店诞生。

从“不吃差价”到“坚持做真房源”再到组建ACN网络和强调VR、AI技术在房产领域的落地,对于房地产行业来说,左晖的很多观点和做法是颠覆性的,这些也都被他称作是“难而正确的事”。

2004年,左晖给链家制定“不吃差价”的规矩。早期国内的房产中介行业鱼龙混杂、不讲规则,链家成立之初也曾“吃差价”,但经历过几次矛盾爆发后,让左晖发觉“吃差价”这一行业逻辑有问题。“大家做生意不仅仅是为了赚钱,还有自己的身心愉悦,我就觉得这种事情是错误的。明明可以你站直了赚钱,为什么非要去坑蒙拐骗的呢?”

2011年,左晖再次提出坚持做“真房源”。但“真房源”策略也真的将自家房源暴露给了其他竞争品牌,之后的三个月,链家流量急剧下降。那个时候,整个团队里都弥漫着动摇的声音,但左晖连用了两个“非常坚定”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态。他说虽然团队中有反对声音,他更坚信团队一定会达成共识。

三个月后,链家网的流量迅速恢复,链家内部开始真正统一思想,“我们怎么逼经纪人、强迫经纪人都没有用,他尝到真房源的甜头之后,就会保持正确的做法”。

2018年,在中介们都在担心客户被别人抢走时,贝壳却在提倡中介间的合作。

贝壳找房仿照西方做法,提出了ACN合作网络。其核心在于把整个服务链条细化,然后根据经纪人在各个环节的贡献率进行分佣,从而使分佣机制趋于均等化。在一单交易中,有“房源录入人”、“房源维护人”、“委托备件人”、“房源钥匙人”、“房源实勘人”、“客源转介绍”和“客源成交人”等角色,合作网络中的经纪人可以通过任一个环节的贡献最终获得收益。

和“不吃差价”、“真房源”被提出时一样,中介们对于ACN网络也同样持怀疑态度。 事实再一次证明左晖的判断是正确的,截止到上季度末,贝壳平台上的跨店合作比例提升至76%。

除此之外,在左晖的支持下,贝壳找房也是目前在房产领域发展数字化最为领先的企业之一。旗下如视VR从公司自用逐步开放给外界,贝壳也是行业内首推AI讲房、AI装修功能的平台。

左晖一直将提升经纪人的收入和尊严当作一项目标。在中介“大裤衩拖鞋”的时代,要求必须旗下经纪人正式着装。就在4月23日,贝壳刚刚迎来三周年生日。当天,左晖发布的最后一封公开信,依旧在强调了“服务者的尊严”问题。

左晖在信中说,服务者如果自身得不到尊重的话,也很难去尊重消费者。贝壳的使命是“有尊严的服务者,更美好的居住”,希望可以通过贝壳为店长和优秀的经纪人提供更好的帮助,让他们为消费者提供高效、有品质、平等服务的同时,也能够有不错的收入。

这一愿望也让链家成为行业内费率最高的中介之一。对于中介费率,左晖曾表示,中国大陆的中介费普遍费率大概在2.5%左右,在全世界看来,也不算高。“美国中介费是6%,日本为6%,台湾为5%,南非为8%,香港虽然2%的中介费,但是还有1%的预支的费用。这个行业如果想有一些高素养的人去服务的话,大概需要经纪人收入是城市人收入的1.2倍。”

在颠覆性机制下发展起来的“链家系”,获得了众多投资人的追捧,左晖也拥有了很多资本上的“朋友”。在这其中,除了有融创、万科这样的房地产开发企业,也有腾讯、百度等互联网公司。

融创中国的孙宏斌在谈及投资链家的逻辑时曾说道:“投链家我们谈了一年,因为链家不是想投就投,是投不进去。”有接近贝壳找房的消息人士曾向搜狐科技透露,即使是阿里巴巴,也曾面临着 “想投投不进来,想合作没有路径”的情况。

早在2017年,就有媒体报道称,链家的股东在当时就已经达到32个,二级股东更是高达129个,股东间持股交错复杂,除了腾讯、百度外,今日头条张一鸣,美团王兴甚至58同城的姚劲波都是间接持股者,“链家股东已集齐半个科技圈”的说法甚嚣尘上。

从“相爱”到“相杀”

左晖曾是个“北漂”。他曾自述中表示:“1992年大学毕业,2004年买了第一套房子,中间这12年,我一直在租房,换了10个房子,也曾经被骗过。”被骗的经历让他常对外讲,进入房产经纪领域是“使命所至”。

2005年,“老对手”姚劲波在北太平庄找房地产中介租房,结果不仅房子没租到,反倒被骗了1200块中介费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同年,姚劲波创办的分类信息网站58同城上线。

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,是58同城的黄金时期,尤其是在房产交易领域,几乎招揽了所有的房产中介公司的入驻:链家、我爱我家、麦田等都是他的客户,每个月都要上交一笔“不菲”的端口费,以获取线上流量。

不过,到了2014年,姚劲波在接受媒体专访时对中介行业放出狠话:“我要做一个平台,让中介没有活路。”时隔不到24小时,姚劲波随即发千余字微博,改口称“要打击的是黑中介,而不是正规经纪行业。”同年,搜房网上涨端口费,被中介集体“封杀”,导致股价大跌。

房产中介与线上平台开始从“相爱”变成“相杀”,这段时间,也正是网传左晖开始不幸罹患肺癌的时候。

2018年2月,58旗下58同城、赶集网、安居客的一次性上涨端口费30-50%,遭到中介公司的集体抵制。与线上平台的多次冲突让链家加快了发展线上业务的进程。两个月后,贝壳找房正式上线。

左晖与姚劲波的关系,也从合作伙伴变成了竞争对手。

2018年6月,58集团举办了一场“全行业真房源誓师大会”。“真房源”,就是左晖曾对链家提出的标准。这场大会上,除了链家外,几乎所有主流中介公司都参与出席。对链家“既当裁判员,又当运动员”的集体质疑公开化。姚劲波直言:“有些公司希望这个行业的所有公司都落魄下去,自己是唯一活着的人,这是不对的。”

当天,北京下了场大雨,左晖发了条朋友圈:“此时的北京,乌云密布。有会解天象的吗?”在这条朋友圈下,姚劲波回复:“相由心生啊,我看的是阳光明媚。”左晖则表示:“老兄慧眼,乌云中的确有阳光!不知为何下午突然打了一会儿雷,应该是又有人赌咒发誓了。”

半年后,双方的战争从创始人的“口水战”升级到了对簿公堂。

2019年初,在贝壳找房成立一周年之际,58同城旗下安居客将其告上法庭,指责对方盗用房屋图片,索赔9000万元。随后贝壳反诉,索赔1亿元。不过,这场诉讼戏码在后来不了了之。

2020年8月,贝壳找房在美股上市,与58碰面。但双方在美股只是“擦肩而过”。一个月后,58同城就正式宣布以每股普通股27.5美元、作价87亿美元进行私有化,这也是继2015年奇虎360私有化后最大宗的中概股私有化退市。

一个退市私有化,一个上市IPO,将双方的命运推向了一个戏剧化的高潮。

今年4月,姚劲波再次挑起战火。他表示:"房产交易有更明目张胆的二选一包装成自愿,呼吁国家反垄断罚款贝壳40亿(4%标准)。58安居客作为挑战面进入新房交易,希望良性竞争让行业更公平。"对此,贝壳高管在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表示:“公司今年的市场份额为12~13%(未达到垄断地位),未来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,对于征求意见稿我们觉得无需过多担心。”

如今,随着左晖的离世,双方“你来我往”的争端可能只能体现在公司业绩上了。

4月8日,安居客启动赴港上市。招股书显示,安居客于2018年、2019年及2020年收入分别为62亿元、76亿元及80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19.1亿元、23.1亿元及19.5亿元。同期,贝壳找房的收入分别为286亿元、460亿元、705亿元,净利润为-4.3亿、-21.8亿及27.8亿元。

相比之下,安居客收入较低,但始终盈利,不过盈利有下降趋势;贝壳找房的收入较高,但刚刚扭亏为盈。

从流量角度来看,贝壳找房并不占优势。根据极光大数据,截止到今年3月,二者在渗透率和用户时长上也存在差距。渗透率上,安居客4.25%对比贝壳找房的2.93%,月均DAU上,安居客的451.7万对比贝壳找房的347.8万。

与此同时,左晖的“朋友”也越来越多。曾经与58结盟的部分中介公司也相继倒戈。截至2021年3月31日,连接经纪门店近4.9万家,非链家连接门店贡献房源占比达83%,贝壳上连接的经纪人超过52.8万。

当然,除了安居客外,阿里开始逐步重视天猫好房运营,安居客重新赴港上市融资,也给线上房产经纪平台的格局带来变数。

谁来控制贝壳?

左晖的突然离世,让贝壳找房这一市值60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,未来走向变得微妙起来。

根据贝壳找房最新发布的年报,截至2021年2月28日,本公司董事长左辉先生实益持有1378907019股普通股(包括493605739股A类普通股和885301280股B类普通股),代表贝壳找房已发行和流通普通股总投票权的81.1%。

年报中强调:“左先生有相当大的影响力。这种所有权集中可能会阻碍、延迟或阻止本公司控制权的变更,这可能会剥夺本公司其他股东在出售本公司股份时获得溢价的机会,并可能降低本公司美国存托股的价格。这种集中控制将限制您影响公司事务的能力,并可能阻止其他人进行任何潜在的合并、收购或其他控制权变更交易,而A类普通股和美国存托股的持有人可能认为这些交易是有益的。”

随着左晖的离世,贝壳面临着控制权不明朗的风险。是“链家系”多名高管之一,还是左晖的家人,抑或是其他人将成为贝壳掌舵人,尚不明确。

目前的高管中,贝壳找房CEO彭永东是持有的贝壳找房股份最多:收益权3.1%,投票权为1%。有贝壳找房内部人士曾对搜狐科技表示:“大S(Stanley,彭永东英文名)是一个能对老左的战略理解到位,并准确、完美执行的人。”

链家元老单一刚(链家创始人之一,链家执行董事)也持有贝壳找房1.3%的收益权和0.4%的投票权。单一刚曾任北京自如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长,也是自如的创始人之一。

外部投资人股东中,腾讯持股比例最高,收益权为11.6%,投票权为3.6%;其次是软银旗下SVF II Holdings Subco (DE) LLC,收益权为7.7%,投票权为2.2%;高瓴资本为第三大投资人股东,收益权为5%,拥有1.5%的投票权。

左晖走后,谁来控制贝壳,这个人又是否能坚持做“难而正确的事”,成为了他留下的最大问号。

时光回溯到2020年8月13日的晚上,北京瑰丽酒店,贝壳美股IPO上市现场,左晖嘴角带着笑意,在敲钟仪式前致辞。

“希望所有贝壳的小伙伴们永远记住产业的艰难,永远记住我们是如何走过来的,我们是如何做难而正确的事情,创造了一个一个价值才走到今天的。也要永远地相信自己,虽然我们每个人都很渺小,但如果我们在一起的话,能够创造巨大的价值,可动山林。”

(搜狐科技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来源。)

主营产品:建筑钢材和结构件,施工设备和工具,采掘设备,采矿机械及配件,压铸、锻造模具,钢板,防撞设施,通用零部件